中國酒業新聞網

華夏酒報官方網站

官方
微信
官方
微博
首頁 > 領秀 > 正文
余留芬:征程未有窮期
來源:《華夏酒報》/中國酒業新聞網  2021-03-03 10:00 作者:張瑜宸

余留芬也沒有想到,自1999年7月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,時隔21年后的2020年11月24日,她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獲得“全國勞動模范”榮譽稱號。

與以往所獲諸多榮譽不同,此次,余留芬是以貴州巖博酒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身份接受表彰。“對酒業來說,我們還是一個剛剛發展起來,才走上正道的小企業。盡管目前還不敢跟全國那么多的大酒企相比,但我們也充滿了陽光、激情、闖勁、干勁,以巖博酒業董事長的身份獲得全國勞模稱號,這不僅是一份沉甸甸的榮譽,更是不斷激勵我們走向更好發展平臺的底氣。”

近日,《華夏酒報》記者趕赴千里之外,在乘坐近6個小時的飛機,1個多小時的高鐵,再走上50分鐘高低環陡的盤山公路,終于見到了貴州省盤州市淤泥鄉巖博聯村黨委書記、貴州巖博酒業有限公司董事長余留芬,并深切感受到來自烏蒙腹地村民“脫貧”的不易。

余留芬告訴記者,榮譽的背后不僅是她個人,也是巖博村、巖博聯村村民苦干、實干共同努力的結果,未來這份榮譽還會鼓舞大家走得更遠、更堅定。因為,歷史照亮未來,征程未有窮期。

與酒結緣

其實,在創辦巖博酒業之前,余留芬是不會喝酒的。

1988年,她從外鄉嫁到巖博村時,還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婦。“在巖博這樣一個邊遠、貧窮、落后的山村里面,不僅沒有一塊平整的土地,且地勢陡峭,土壤貧瘠?;旧弦荒攴N糧,半年都吃不飽。”余留芬回憶說,不想一輩子在土里刨食的她,決定要換種活法。

1993年,余留芬開始了自己的“創業經”:給人照相、開小賣部、經營飯館、辦加油站……在不怕吃苦、敢想敢做的拼勁下,這個“愛折騰”的外來媳婦也成了村里少有的“萬元戶”。

2001年元旦,老支書退下來,不到31歲的余留芬扛起了巖博村村支書的擔子。如何打破村里十幾年來都無法擺脫的貧困,改變“家家住的老土房,出門就是豬糞塘”的現狀?余留芬堅信,發展產業是貧困群眾穩定脫貧和逐步致富的最大支撐。

“所有的產業我們都做過嘗試,搞過農家樂,養過雞、養過豬,甚至能養的都養過。但三四年過去了,收益甚微。”余留芬說,那個時候基礎條件太差,路不好,物流進不來也出不去,再加上網絡不發達,說沒人買就沒人買。

“但酒不一樣,不會像蔬菜一樣容易腐爛,不僅耐高溫、好保存,且酒質越存越好,感覺非常有發展潛力。”余留芬告訴記者,彼時,巖博村民家家都有一個“小酒廠”:一個杉木甑子,一口鐵鍋。每個星期,各家都要烤上幾十斤的酒。喝一部分,剩下的賣錢換糧食或者飼料來喂豬。

據悉,這種傳統工藝釀造的“小鍋酒”在巖博已有600多年歷史,但從沒有人把它做成產業。于是余留芬瞅準商機,于2004年,將當地的一個釀酒作坊收購為集體所有,成立了巖博小鍋酒廠,也正式開始了她與酒業不得不說的故事。

“瘋狂”做酒

“當時辦一個酒廠,沒人相信你,完全看不到希望。”余留芬說,天生的地理條件并不占優勢,貧困又限制了企業的發展,每一步都走得很艱難。

十幾年下來,酒廠僅在盤州市有些名氣,而每斤只有5~10元的散裝酒也談不上多大的收益。2011年,余留芬針對酒廠大膽進行“改擴建”,生產規模要從200噸擴建到5000噸。

然而,一系列問題接踵而至——市場在哪里,用什么去競爭,用什么去打造品牌?誰來給品質做背書,誰來研發產品?人才梯隊怎么建設?

“連買個煙都困難的山里,誰愿來幫你?但當時就是想做這件事情,前面有多難我都不怕,每天都是信心滿滿,而且越挫越勇。”余留芬說,“村民寄予的希望太厚重了,大家都感覺我就是萬能膠,無所不能。”

沒有專業人才?余留芬親自去請。她先后多次找到在北京開會期間認識的釀酒大師季克良、黃永光。“我出身農民家庭,我不想老百姓的錢打水漂,我愿意當巖博酒業的顧問。”2013年,季克良在前來巖博村調研時,被余留芬的創業精神所感動,決定擔任巖博酒業的技術顧問。

與季克良一起擔任顧問的還有貴州大學釀酒與食品工程學院(白酒研究院)教授、貴州省優秀青年科技人才黃永光。

從2013年酒窖打樁,到2015年下半年新廠建成期間,黃永光帶領研發團隊一邊進行酒廠規劃設計,一邊進行巖博系列酒的研發、試生產。而這些都是義務在做。

沒有市場?余留芬親自去跑。巖博酒投產之初,由于缺乏市場經驗和專業的營銷團隊,每天成百上千斤酒堆滿倉庫。深諳銷售決定市場的余留芬領著村干部,從周邊和縣城內的小餐館、小超市入手,一家一家地跑,一家一家地銷,硬是用真情和誠意打開了市場、站穩了腳跟。

沒有資金?余留芬親自去貸、去借。“我把家里的錢、兄弟姐妹的錢全部拿來投入到酒業的發展中了。”余留芬說,為了酒廠的擴產、買糧、發工資,她把能投的錢全投了,能借的錢全借了。

“現在想起來都有點后怕,如果后面的每一個節點都沒跟上,我不僅會傾家蕩產,甚至會背上罪名。但那個時候,我什么都不想,就算算自己手里還有多少資產可以用,如果借款還不上,將產業一賣就能抵上。”余留芬說,這一路的創業真的是太“瘋狂”了。

即便到了今天,她仍然背負了好幾百萬元的債務,可她并不后悔。

“我覺得很開心,對村民來說比登天還難的事情,我帶著他們做到了,很榮幸能成為這樣一個人。”余留芬如是說。

從脫貧到奔小康

“人民小酒”誕生的初衷,就是要助力脫貧攻堅。

這幾年,巖博村村民通過“三變”入股,不但成了股東,不少人還在酒廠上班。隨著巖博酒業做大做強,不只是酒廠賺錢,更重要的是,讓老百姓脫貧有了依靠。

一方面,傳統工業對人工需求量很大。酒廠的發展可以覆蓋巖博聯村村民的就業面;另一方面,酒烤完之后的酒糟,可以做成有機肥料,加工后既可以種植各種果蔬,還可以用來養豬、養牛。

“有家庭養殖的村民們每天都排著隊來酒廠拉酒糟,這樣可以省下近1/4的成本。如果是低保戶,我們就免費送給他們。折算下來,可以省去2/3的養殖成本。對村民來說,1/3的成本能養上一頭豬了,兩三只豬養下來,就能脫貧了。”余留芬說酒廠的發展還帶動了幾萬戶家庭養殖的興起,以及周邊小商家、小超市的繁榮。

“酒廠對脫貧攻堅的意義十分重大。”余留芬告訴記者,從高粱種植到加工就業,酒廠通過對一二三產業的賦能,經過十幾年的發展,實現集體資產9800萬元、村級集體經濟積累890萬元,人均可支配收入達2.6萬元,昔日的貧困村也完成產業興旺、生態宜居、鄉風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的完美蛻變。

對于未來,余留芬充滿了信心。因為強大的品牌基因、明確的增長路徑和清晰的戰略體系,讓人民小酒徹底“紅”火了起來,2020年,銷售額“逆勢增長”達4.05億元。“感謝這個時代、感謝黨,是黨培養了我,是時代成就了我。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的關懷,我才有這樣的勇氣去拼命。”余留芬說,回想起這一路的披荊斬棘,仿佛這7665天、183960個小時就為實踐自己當時入黨時的宣言:一定要對黨忠誠,為民服務、無私奉獻,帶領村民群眾拔掉“窮根”。

如今,“窮根”已除,未來,余留芬將帶著人民小酒走上更大的“舞臺”,力爭在五年內實現巖博酒業整體打包上市。

從打贏脫貧攻堅決戰,到“為幸福生活舉杯”,再到迎接全面小康盛世,“喝出中國人的自信”,余留芬帶領著巖博酒業繼往開來,厚積薄發,走出了一條特色創新、涅槃提升的發展道路。

編輯:閆秀梅
相關新聞
  • 暫無數據。。。
總排行
月排行

—— 融媒體矩陣 ——

伊人久久大香线焦影院,99在线精品视频 www,黄色网址十八禁